只有放底自己,蹲下来去看这次个世界才会发现世界的真谛。。

【美文】王开林:均寡皆为患(2015年1月26日《今晚报》今晚副刊)

ydcyjl@163.com:

2015年1月26日《今晚报》今晚副刊


均寡皆为患


王开林


均和寡的矛盾难解难分,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无法回避它。


世间的财富积累除了受限于自然条件,还受限于社会制度。一些人财富极少,一些人财富偏少,一些人财富偏多,一些人财富极多,这四部分成员组成了人类社会。财富极少的人处于金字塔底层,财富偏少的人处于金字塔中下层,财富偏多的人处于金字塔中上层,财富极多的人处于金字塔的尖顶。尽管财富与社会地位并不具有百分百的对应关系,但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阶层越高者财富越多,乃是不争的事实。现代社会,财富向少数人汇集,这种趋势日益彰显,以国外为例,银行家、军火商、矿产主、电信业巨头、股票经纪人、IT精英、各界明星属于富豪阶层,人数不到百分之一,却掌控着一半以上的社会财富。


极贫者衣食不周,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极富者则以飞机、游艇作玩具,以美女、帅哥作玩物。贫富之间的悬殊落差正在加速扩大,而不是逐年缩小。同为公民,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竟有天渊之别,这样的客观事实就涉及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世间财富是否真有原罪?某些人凭借智慧和才能创造财富,比如乔布斯和比尔·盖茨,某些人则凭仗权势和人脉掠夺财富,比如贪官和奸商,他们中的佼佼者同样富可敌国。应该说,财富的来源不同,功罪迥异。我想,就是极端仇富的人,对乔布斯和比尔·盖茨恐怕也恨不起来。


我们看看《论语·季氏篇》,孔丘与弟子冉有、季路谈到财富的寡和均:“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意思是:我孔丘听人说过,一个国一个家,不忧虑贫乏,只忧虑财富不均,不忧虑民户太少,只忧虑他们相处不安。财富均等了,百姓就不会穷困;社会和谐了,民众就不会匮乏;国家安定了,社稷就不会倾覆。这段话的核心主题显然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孔子只担心一头,那就是财富分配不均。他的思想是粗线条的,因为不均与不公并不能画上等号。相比财富分配不均,老百姓更痛恨的乃是财富分配不公。为什么贪官污吏特别招致民怨?因为这些腐败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掠夺社会财富,向国外转移资产,造成不公正、不和谐,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因此受到极大威胁。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初期,就有人因为对寡与均处置不当惹下大祸。中山国的国君宴请士大夫,羊羹弄少了,司马子期没有分到。这才多大的事情?但司马子期感觉自己受到怠慢和羞辱,内心愤愤不平,径自跑到南边的楚国去,劝导楚王讨伐中山。结果中山国的国君因为羊羹分配不均而招致亡国的惨祸。这既是一幕荒诞剧,也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历史。


作为响亮的口号和漂亮的幌子,自古以来,“均贫富”的利用率很高,兑现率却很低。倘若是起义者,演此故伎,情有可原。倘若是执政者,强行填平贫富之间的鸿沟,就会留下血泪教训。这方面极致的表现即人民公社,老百姓被告知,从此过上了“共产主义幸福生活”,然而香喷喷的大锅饭越吃越穷,越穷越吃,再加上大跃进时期浮夸风在全国肆虐,这场“风灾”导致了三年大饥荒,据中共党史记载,饿死的老百姓数以千万计。


倘若我们能够理性地看待寡与均,则财富匮乏固然有害,财富平均也站不稳脚跟。富人掠夺穷人的衣食,穷人均分富人的财产,都会造成社会动荡不安。寡与均这对矛盾的爆点就在于不公平、不公正,某些明里暗里拥有巨额财富的强梁之辈,仗权,仗势,仗父母,仗人脉,纯粹属于私欲膨胀的掠夺者,他们不仅没有给社会创造丝毫福利,还使寡者愈寡,贫者愈贫,困者愈困,乏者愈乏。


在此形势下,中央以雷霆万钧的廉政风暴清肃贪腐,正其时也。只要财富的分配更合理,更平衡,中国社会就将具备更强的自愈力和创造力。


时空思维


周东江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明人杨慎这首《临江仙》,作为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被广为传唱,它典型地体现了四维(时空)思维。再往前捯,同样体现时空思维的是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那句名言: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比赫拉克利特年长二十来岁的中国哲学家孔子,也从另一个角度阐释了时空思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而比孔子年长的道家创始人老子,则真正是“道高一尺”,直接阐述了五维思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公元前几百年,真是个高人辈出的时代!


好了,让我们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言归正传。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维到三维思维都是相对静态的思维,而时空思维由于出现时间这个维度,就有了动态的意义,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对事物的认知其实是离不开时间这个维度的,但我们往往忽略它。万事万物由于有了时间维度,就有了 “因”和“果”,“生”和“死”,循环和更迭,发展和变化。或者说,四维时空,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线性存在。你看,万事万物的发展变化,都被纳入历史长河这一条曲曲折折的线。它把万事万物当作一个立体事物,然后用时间画了一个粗线条。这个粗线条,一头连着过去,一头连着未来。那现在呢?只不过是这个粗线条上的一个活动的节点。


就人类自身而言,最早的过去就是史前文明,有关史前的记载都是些神话传说,但是千万不要小看这些神话传说,不同版本的神话往往有异曲同工之处,比方《梵蒂冈城国古抄本》中对史前的描述是这样的:在我们之前,地球上曾先后出现过四代人类——第一代(巨人)毁于饥饿(古希腊神话称黄金时代,中国神话称巨人盘古开天辟地);第二代毁于大火(古希腊神话称白银时代);第三代(猿人)毁于自相残杀(古希腊神话称青铜时代);第四代毁于洪水(古希腊神话中的英雄时代或半神时代)。而《旧约》对人类的几次毁灭(比方火灾和洪灾)也有提及,中国神话则相应有火神祝融、水神共工及象征母系社会的女娲。


上面所说的前三代人类目前只存在于神话当中,而考古学家当真在大西洋底找到了柏拉图讲述的第四代人类所在的岛国亚特兰蒂斯的遗迹,甚至连柏拉图记述的一种价值仅次于黄金的贵重物质“奥利哈康”(其实是陨石),也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以南的古沉船中找到。


而当今人类,在古希腊神话中属于第五代(黑铁时代),彻底堕落,贪婪狂妄,崇尚暴力,大地上只有痛苦和绝望—— 一直延续到今天。


史前神话实在是有趣得很!


人类对过去的研究以及对未来的预测,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把握现在。过去是曾经的现在,未来是即将到来的现在。那现在到底是什么?用汉语解释是当下,用英语语法解释是正在进行时。它是过去的未来,也是未来的过去——这话跟没说一样,但就是这么个理儿,只不过着眼点不同。它是一个动态的节点,一直处在发展变化中——不停地将未来捣腾成现在,也不停地将现在捣腾成过去。


时空思维,让人类在过去文明的基础上,总结出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历史观、世界观、道德观、价值观、人生观等等诸多观念,用于把握当下。可以说,人类的全部文明——不管是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都建立在时间这个维度上。不同的人产生不同的时空思维。道家看到生死,儒家看到兴衰,佛家看到因果,农民看到丰歉,商人看到盈亏,兵家看到胜负,赌徒看到输赢,乃至善人收获善报,恶人收获恶报……


手机之母海蒂·拉玛


胡小明


当我们使用手机时,你可知这个高科技产品曾与一位好莱坞女星密不可分?


海蒂·拉玛是上世纪著名的美国影星,曾被称为“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同时又是通信技术LAN即局域网)的奠基人,现代诸多无线通讯系统包括无线局域网络和移动通讯都源于她的贡献。


海蒂·拉玛1914年11月9日出生于维也纳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父亲是位银行家,母亲是钢琴家,她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因为天生丽质、美貌惊人,16岁她就赴德国参演了自己第一部电影《街上的钱》。翌年捷克一家电影公司邀请她担纲《神魂颠倒》女主角,由此一夜成名。


1937年,在米高梅制片人路易·梅耶引荐下,23岁的海蒂·拉玛成功打入好莱坞,她的美貌旋即惊艳了整个北美,以至观众在欣赏其影片时,只迷醉她的美貌而无心顾及其演技了。她作为好莱坞“花瓶”享誉近四十年,连奥黛丽·赫本、玛丽莲·梦露等新偶像也为之刮目。遗憾的是,海蒂·拉玛虽有惊世容颜,却无一部传世作品。


也许逃不出红颜薄命的宿命,海蒂·拉玛婚姻生活很不幸。首任丈夫曼德尔是奥地利军火商,虽也是犹太人,却狂热地支持纳粹,与希特勒、墨索里尼打得火热。而海蒂坚决反对纳粹,他俩终于分道扬镳。以后她又经历了五次短暂婚姻。


此后,孤独的海蒂·拉玛开始潜心于通信技术。早在从艺之前,她就学过通信技术。婚后她曾陪曼德尔参加一些订货会,获悉可用无线电信号控制武器。但无线信号常受阻,海蒂想到只要改变无线电波频率,就能防止信号阻塞,于是她开始自己发明。1940年,她与一位作曲家合作设计出飞机导航系统“扩频通讯技术”,并申请了专利。她不断改进完善,终成CDMA(码分多址)和LAN(局域网)鼻祖。1950年代起,她的CDMA被运用于军事计算机领域,逐渐又被广泛运用到手机、无线电话和互联网研发上。


1997年,世界电子通讯基金会为海蒂·拉玛50年前的划时代发明颁发“电子国境基金”先锋奖,褒奖她在计算机通信领域的贡献。2000年海蒂·拉玛去世,世界通讯协会给予她高度评价,称她是为人类做出重大贡献的伟大女性,是当之无愧的“扩频之母”和“手机之母”。


海蒂·拉玛曾以“比我聪明的没我漂亮,比我漂亮的没我聪明”自诩,但她并未因“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享誉世界,而是因发明“扩频通讯技术”而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科学家”。


点灯的人


杨易梅


花花宇宙,物质永远在更新变换,而这个时代,欠缺的是对心灵的关注与探索。读到“湘辣三人帮”中刘诚龙的《心心点灯》、周湘华的《心灵的掌灯时分》两册美文,心中顿生欢喜。


读《心心点灯》,发现刘诚龙对哲思和智慧的探讨挥洒自如,深入浅出。讲哲理,接地气,有血有肉。生活的历练,全都化为笔下的趣味与达观。比如《恭维还是批评》,类似这样的标题,总感觉免不了一番老生常谈。然而,他却没讲到自己,从头到尾叫别人说话,先是托尔斯泰,后是鲁迅,最后是凯瑟琳·赫本。文章天下事,只待后人评说。


刘诚龙的格局,除了字里行间流露的气场,还有“自黑”的可爱。《清浅的人最快乐》中,他被老婆顶了一句,灰溜溜去照镜子反思。照罢镜子,又反思了一番,他说自己的尊容是“牛肉脸”,而妻子却是灿烂的笑脸。他有了思悟,人活着,还是清浅了好。他述说哲理不给人压力感,越是“触下”的平凡,越有润物细无声的精锐度。


如果说刘诚龙的心灵鸡汤是家常口味,周湘华的《心灵的掌灯时分》则是加了孜然或者辣子的胡辣汤。这本书在插科打诨的快感中,或严肃或戏谑,或天马行空,或开门见山,就像一个女侠的英姿飒爽。


读周湘华的散文,觉得这个女子不仅语言美,而且有思想,不苟且。她写乔布斯,“众人都说,苹果系列产品iPhone或者iPad,那个i字,既代表网络,又代表自我。可是谁也别想说服我,我就是毫无来由地喜欢我自己那套解释:i字,代表九九归一,代表人类最终应回归到1上面那个生命的原点。”(《乔布斯的强光》)因为有思想,她看问题的角度独特,值得我们更深地思考。


比如近两年流行的“穿越”,周湘华说这个之所以时髦,是因为人们觉得旧时代才可爱,“因为抽去了实质的旧时代再也不能伤人:时光已负责将其中的不堪与血腥、腐臭与尘雾漂洗一净。”(《穿越这件事》)分析得颇为到位,但是笔锋一转,又说人人都有自己的黄金时代,“至于我的穿越地,料你们也猜不到,我最想穿越到维多利亚时代”。她从一个观察者的视角,又回到了一个普通爱美女人的喜好上面。这样的思维跳跃,在不经意间传递出轻松的喜感。


两本书,两盏心灯,一个洗我前尘,一个快我平生。


超极限背后


莫小米


这个人,现在很有名,之前你不一定认识他。


听说过世界七大洲极限马拉松吗?都是些让人听听就害怕的场地:戈壁、沙漠、丛林、雪地……赛程很残酷,有的长达二百多公里,有的甚至在报名的同时得交一笔收尸费……


目前全世界只有一个人完成了全部七项比赛,他就是陈盆滨。


陈盆滨让我想起了熊朝忠,他们的人生轨迹何其相似。熊朝忠是史上第一位卫冕金腰带的中国拳王。


陈盆滨出生在浙江海岛上,熊朝忠出生在云南大山里。


陈盆滨曾是渔民,熊朝忠曾是矿工。


陈盆滨生活的那个小岛,地图上找不到,每天只有涨潮时,才会有一班渡船通向稍大一点的岛,还要再坐小船才能到达陆地。陈盆滨13岁辍学打鱼,鱼越来越少,一年收入只有几千元。熊朝忠所在村子更小,只有三百多人,土薄坡陡,只能种点苞谷和豆类,全村人均月收入不足三百元。


陈盆滨卖掉渔船,进了离家很远的工厂,每天跑步上下班。他的长跑就是这样练出来的。熊朝忠进了矿洞,推着重于自身十倍的矿车爬坡,稍一松懈,就会被矿车带到井底碾死。他的臂力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陈盆滨练跑步,没有教练,没有科学的训练方法,连双像样的鞋都没有。曾被当成小偷,一个普通人跑那么快干啥?甚至第一次参赛,穿的都不是跑鞋。熊朝忠和伙伴们在大石头上凿两个洞,用木棒一穿就成了杠铃,布袋装满土挂在梁上就成了沙袋。村民看到都说,饭都吃不饱,还要练打架,神经病。


他们显露出体育才能时,都已经过了国家队招收队员的年龄,只好自己闯世界。


他们都成功了,成为某一领域的第一人。


都知道,体育是钱堆起来的,尤其是极限运动,在发达国家,有些人玩极限是“吃饱了撑的”,在中国,现在也成了新富们的新追求,登珠峰,去南极,很时尚,很有国际范儿。


而陈盆滨熊朝忠们,他们的日子是触到了底部的极限,不反弹没出路啊。他们一无所有,只有超常的意志、超常的体能、超常的耐受力……他们的成功,令我们感到巨大喜悦的背后,存着些许辛酸。


摇煤球


由国庆


旧年有不少城里人烧砟块取暖做饭,自然会剩余一些煤末。后来有了机制煤球,人们在储存使用过程中,煤球被挤压或受潮松散,也会产生煤末。勤俭持家是本分,煤末经过加工制成煤球照样能烧,因此诞生了胡同里的行当——摇煤球。


每当秋风乍起之时,街巷里就会传来“摇煤球嘞”的吆喝声,那是近郊的农民伙计走街串巷赚点辛苦钱。往往,他们头戴大棉帽,穿着深色大褂或棉袍,扎腰带,褂袍的下摆掖在腰带间,显得利落。特别是大棉靴上还系着鞋罩,可多少防止煤末进入鞋里。关于他们的形象,有老俗话比喻:远看像林教头,近看粪叉手,仔细一打听,原来只会摇煤球。为何貌似林冲呢?摇煤球的人大多肩扛长柄大板锹、剁铲,还要背着大花盆和大摇筐。此外,五齿耙、小筛子等也是常备工具。花盆、摇筐最具行业特色,前者似大瓦盆,直径三四十厘米,后者为柳条编制,直径一米左右。


摇煤球要先将煤末过筛,剔除碎煤块、石块等杂物,再把少量的黄土、白灰过筛(也有不加白灰的),然后将这几样原料按比例混合拌匀,和成干湿合适的湿灰。接下来,把湿灰摊成厚三四厘米的大煤饼,再用剁铲横向、纵向剁成二三厘米见方的小块。摇煤球的技术娴熟,不用尺不画线也能剁得横平竖直,间距也大致相等。关键一步是将这些小煤块放到架在花盆上的大筛子上,伙计来回摇动筛子,好似摇元宵一样,直到把煤块摇成圆煤球。最后,找出一片朝阳的空地,在地上先撒些干煤灰,在此晾晒煤球。


为了好烧,加工煤球必须配些灰土,但比例有讲究,一般是七成煤灰、二成黄土、一成白灰。若黄土掺少了,煤球不便成形,也易碎,而掺多了又影响煤球火力。串胡同揽活讲究实诚,你摇出的煤球好烧,留下好口碑,到明年秋凉肯定还有人家找你干。


摇煤球不仅看手艺,更需要体力。那大筛子再加上湿煤至少几十斤重,没有一定的臂力是不行的。干起活来是蹲姿,需要肩、臂、手、腿、胯、腰协调配合,且一干就是几个小时,着实不容易。每到冬季,学校用煤量大,使用砟块所剩的煤末很多,也需要摇煤球。若遇上学校雇工,就算有几天“肥活”了,定是高兴事。当然,也有的学校会在秋季组织学生参加义务劳动,发动师生团制煤球。



雇工摇煤球的以富户人家居多,一般家庭只好将就自己干,一是剩存煤末不多,二是哪有闲钱雇人。秋凉了,腾出半天闲空,买冬煤前先折腾、整理一下煤池子,收集煤末,在胡同里、屋檐下找块干净朝阳的地方,和好煤末摊在地上,用瓦刀或破菜刀拉出小方块就得了。还有些家庭习惯在房前屋后的墙面上贴煤饼,或是团煤饽饽,待晾干后用麻袋、箩筐存放在一边,取暖生火时每次取出几个砸成小块来烧,也算苦日子的权宜之计吧。

评论
热度 ( 3 )
  1. ydcyjl@163.co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