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推荐一部圣诞节不得不看的电影

猎影人:

电影未眠:



《东京教父》












故事从一个圣诞节的夜晚开始讲起,就像今天一样清澈的夜晚,不同的是日本的东京正下着鹅毛大雪。人们喜欢着暗黑色的羽绒服穿行在大街小巷,银座的门店里却是金碧辉煌,处处装饰着红绿的祥和和幸福,无人的垃圾堆旁推挤着厚厚的白雪,而马路街道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在这个冬天有人过世,有人出生,有人在为明天的温饱问题担忧,有人却在这天举行婚礼,可不论是谁都知道,新年就要来了。









当然这不是讲述圣诞节的纪录片,电影从三个在教堂祈祷的流浪汉说起。
















神父高举着麦克风,站在高高的讲台上,背后闪烁着圣母光芒,他不是在做什么仪式,而是在给一群流浪汉说教。他说“在这个清澈的夜晚,有个带来拯救的神之子”。








也许这就是电影,因为下一个场景这群流浪汉中的三个面临人生巨大改变和低谷的主人公们遇到了救赎自我的天使——他们在垃圾堆发现了一个弃婴。








这个弃婴是希望,是天使,温暖的是他们即将要放弃追求理想的心,是勾起回忆的一碗鸡汤,婴儿的出现让每一个人都在寻找的过程中看清了自己。








读到这里,你可能觉得他们被救赎了,被改变了,但这可是今敏的电影诶,可能他并没有这么好心。








他们误打误撞地把婴儿物归原主,可他们故事的结尾是什么?我们不知道。导演只是以一张彩票作为结尾和美由纪和父亲相见作为结尾,而对于哈娜这个没有家庭的“人妖”来说何处又是归属,在这个被白雪包裹着的都市,温暖是来自二氧化碳还是......?








喜剧电影或者真正美好的爱情电影从来不会把改变之后的生活拍出来,比如偶像片只会停留在结婚的那一瞬间,因为跨过那美好的改变,之后现实的生活可能远不如我们意料的美好。因为那不再是梦,而是生活。
















电影里流浪汉的生活中唯一的寄托就是“天使”,或者说“希望”。








可能像哈娜一样看到黎明的曙光而幻想自己真的变成了母亲,可能像那个垂死的老人一样,就想安稳的醉死在榻榻米上,因为那是他无助生活里唯一的选择。








流浪汉作为社会金字塔的最底层,他们被唾弃,被嫌弃,被轻视,宗教是唯一一个她们能够相信世间还有美好的东西。流浪汉看似是自我选择放弃的那群人,但其实更多情况下是他们被社会抛弃,被社会伤害,再也不愿醒来重新做人。












哈娜是一个“人妖”。她从来没有见到自己亲身父母,出生就是孤儿了,她在人妖店里打工,但并不觉得可耻,真正让她生气的反而是你叫她“爷们”。








哈娜大胆得承认自己的身份,因为她认为自己的性别不过是上天犯得的不大不小的一个错误。








她渴望爱,渴望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她另可别人叫自己人妖也不要被说成“男人”,这种对自我的肯定和自信,以及承认这一切的勇气,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具有的。












其实,每一次看到哈娜,我就会想到金星。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从不以过去为耻而反以为荣。是过去那段不凡的经历造就了现在的金星,她其实是一个活得很明白的人。








和哈娜一样,她知道自己大概是爱上老金了吧,但一个正常男人怎么会接受一个人妖的爱呢?她说麻痹自己“这是亲情”。当她看到“抛弃”婴儿的女人出现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给她一大耳光子,“人渣!”。








人妖不应该被填上歧视色彩,每一种生活方式都应该值得肯定,她们只是和我们有那么一点不一样而已,在这个圣诞节里,我们对彼此更宽容一些,好吗,答应我。












老金本不是流浪汉,他不过是一个抛弃了家庭,也被家庭抛弃了的废材父亲。








以前的他嗜酒,赌博就像电影里那个婴儿的“爸爸”一样,现在的他也没有改变多少,用酒精麻痹自己,在哈娜面前吹嘘自己,甚至为了逃避自己那颗逃避过往的心而造谣妻儿早逝,甚至毫不脸红的说出自己曾经是个热爱家庭,有点名气的自行车手,是因为被人诬陷而声败名裂至此地步。








而事实呢?他抛弃妻儿,不愿承担责任,有一个当职业自行车手的梦想却只能开一个自行车店安慰自己。








没错啊,他和我们太像了!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醒来,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嗯,现在也挺好”,知道过去有太多的罪过要弥补,但就是不敢踏出第一步,更不愿努力。








所以当他看到婴儿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离开她,抛弃他,可命运就是这么造化弄人,哈娜竟然给她取了个和自己女儿一样的名字。在寻找婴儿父母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婴儿的“伪父亲”(因为这个婴儿是他老婆从医院偷出来的)。
















“原来,我这么的不堪,以前老婆女儿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他举起了拳头,向那个男人,向过去的自己挥舞过去。








在他为从西泽(偷婴儿的女人)手中解救清子的时候,他骑着自行车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职业自行车手,他也许在最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吧。












美由纪是三个人中最幸福的。因为她有父亲,母亲,有家。








可她却毁了这个家。因为她刺向了自己的父亲。








“我父亲是个警察,可他逮捕的对象是我。”
















电影里的男人都被今敏描述成了一个主动抛弃家庭的人。就像那个“弃婴爸爸”和老金一样,美由纪的父亲也是。他从不听美由纪说话,没有给予相应的父爱,当这种巨大的空缺越来越大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也能变成恶魔。她举起了检讨父亲职责的刀,向他质问“你为什么从来不听我说话,那你去死吧。”








所以她逃了出来,一是怕见到对自己失望的父亲,二是没脸回家。








出逃的这段时间,她瘦了,她变得适应流浪汉的生活,知道哪里的垃圾垃圾,学会了流浪汉之间交流的语言,也习惯别人的冷言冷语。
















她从前是一个不懂爱的人,不知道父亲有多在乎她,更不知道体谅父亲工作性质的难处。








可是婴儿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她看到了哈娜的爱,看到了老金对女儿的念念不舍,看到了西泽(偷孩子的女人)对曾经失去孩子的痛心疾首,她知道原来亲情的力量可以这么强大,原来这份羁绊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光芒四射,就像哈娜抱着清子被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一般,神圣,高洁——令人心驰神往的那份爱。













他们三个人也许就是一个家庭吧。虽然有点怪异,一个懦弱的“父亲”,一个没有生育功能的“母亲”,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儿”,没有血缘关系,但那又如何?看似多么完整的家庭,心不齐也难以幸福。
















亲情是什么?是当你脱下所有的武装和包装之后,也愿意接纳你的那个人对你的爱。













在这个圣诞节,看看这部电影吧。也许你会在看完之后,给好久没有联系的爸爸妈妈打个电话,或者给曾经伤害的朋友倒声歉,不论怎么样,在这个圣诞节,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做一个自己心灵的教父吧。










评论
热度(494)
© | Powered by LOFTER